“蒸鱼杀妻案”,婚姻中不可忽视的心理健康问题

2021-12-29
袁博将睡梦中的幼子抱到母亲房间,转身回到夫妻俩的卧室。他将房门反锁,上前对着已经熟睡的妻子就是一拳,妻子被一拳打醒后,大喊大叫的挣扎着起床,袁博再次冲上去用双手死命地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不再动弹。随后,他淡定走出卧室,对着正在看着儿子睡觉的母亲说道:“她以后不会再让你生气了,我把她杀了。”
“蒸鱼杀妻案”,婚姻中不可忽视的心理健康问题
“蒸鱼杀妻案”,婚姻中不可忽视的心理健康问题

今天我们的故事,是一场发生在2013年1月5日的长沙市楚天世纪城小区的杀妻案件。

案件的起因,只是因为一盘鱼是否应该放生姜。

都说夫妻二人,是 “千年修得共枕眠”。在现实中,因为家庭的琐事,成了怨偶的,也大有人在。

在现实中,从偕老夫妻到擦肩路人,离婚群体在每年递增。

太自我、第三者插足、三观不和,离婚有各种理由,维系婚姻的法子却只有一个:尊重、包容、付出。

张丽是本故事是女方,是位热情美丽泼辣的女生,父母是做生意的,做为独生女的张丽,从小被父母宠爱有加。

袁博是本故事的男方,父母都在农村老家务农,家境贫寒,从小袁博就养成了隐忍上进的品质。

或许因为二人从小生活相差太多,彼此都与对方有着很强的吸引,张丽排除家中的万难,与袁博最终结婚生子。

而二人的甜蜜爱情,就在结婚生子后,真正面对家庭琐事时,终成了一地鸡毛。

2012年,张丽生了一位可爱的儿子,由于张丽父母都在做生意,平时很忙,没空照顾女儿做月子,袁博就把自己的母亲接来照顾妻子。

袁母做的饭菜不合张丽的口味,总做的特别咸,在月子期间,张丽就表现出诸多不满,不是因为饭菜咸了,就是因为袁母不干净,时时暴发冲突。

左边是老婆,右边是老妈,两端中间,是走钢丝的丈夫。袁博在双方的冲突中,也遍体鳞伤。多次想把自己母亲送回老家,可是妻子产假结束后,立即就投入了工作,家里的孩子太小,实在离不开人。

张丽多次提出,要请个保姆,在家里做饭做家务,就让袁母看着孩子即可,但袁母总想为自己的孩子约节一点,并没有同意,这件事就这样的梗在这个小家庭中。

2013年1月4日,袁母做了一道蒸腊鱼,按照老家的习惯,放了大量的生姜。

回家的儿媳一看到这碗蒸鱼,这对关系原本就不和睦的婆媳再次陷入争吵。

“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吃生姜吗?你又放这么多生姜,让人怎么吃!”张丽气的大叫。

“蒸鱼都要放生姜,不放生姜太腥,怎么吃。你把生姜扒拉开,不是一样吃吗?”婆婆不紧不慢的说。

“你不喜欢就不要吃这道菜,吃别的好了。”这时丈夫袁博在一旁做着并不高明的劝架。

张丽也正是被丈夫的这句话给刺激了,当场拿起这盘鱼,直接倒入垃圾桶,看着袁博说:“你看看,没有这盘鱼,还有什么菜可以吃!”

这么几个月的争吵,也已经让袁博丧失理智,看到张丽把鱼倒了后,揪住她头发就往墙上撞。

小两口因此吵得不可开交,婆婆在旁边边哭边劝架,大喊都是自己不好,不要吵了。

当天,张丽把袁博赶出了房间,带着孩子,反锁了卧室。

第二天,各自上班。

原想冷静一天后就会和解,不曾想悲剧就此发生。

在老妈与老婆之间疲于应付的丈夫竟然作出了一个彻底而又血腥的选择。

2013年1月5日深夜,长沙市楚天世纪城小区。

袁博将睡梦中的幼子抱到母亲房间,转身回到夫妻俩的卧室。他将房门反锁,上前对着已经熟睡的妻子就是一拳,妻子被一拳打醒后,大喊大叫的挣扎着起床,袁博再次冲上去用双手死命地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不再动弹。随后,他淡定走出卧室,对着正在看着儿子睡觉的母亲说道:“她以后不会再让你生气了,我把她杀了。”

袁母被儿子的话吓的一机灵,冲到小两口的房间,发现床上的儿媳已经眼睛圆瞪,脸色发青。她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等她打完电话再回头看儿媳时,发现人已经不在床上了。

一旁的袁博告诉她:“我把她推下楼了。”说完,他拨打110报警电话,并一一电话通知妻子的家人。

袁母一下子摊倒在地。

要说儿子把孙子抱来她房间后,回去打妻子,她知道吗?儿子虽然没有说,但袁母也有点感觉的,但她没有想过劝儿子,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会把儿媳杀了。

儿媳脾气很坏,仗着娘家有钱,一直对着她这个婆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在她们的婆媳矛盾中,有儿媳对婆婆不满的争吵,也有婆婆用看似弱势的方式,对儿媳的调教。

每每看到儿子与儿媳因为她受了委屈,大打出手,婆婆心里是得意的。

儿子是自己精心培养的高材生,是他们整个村子的骄傲,这么优秀的儿子,却对媳妇百般讨好,儿媳因为工资赚的比她这个优秀的儿子更高,以至于儿媳在家里很跋扈。

她一直觉得,女人太强势,会把儿子的运势给分走,看着儿子与儿媳打架,她心里是满意的,可今天儿子告诉她,把儿媳杀了,袁母心里除了崩溃,更多的是后悔。

袁母绝望的看着儿子打完各种电话,之后,面无表情的坐着等待警察的到来。

袁母战抖的问为什么。

儿子冷冷的看了母亲一眼说:“娘,我受够了,杀了她,我赔命,我受够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带走了袁博,丈母娘一家也匆忙到来,尽管已经是深夜,但周围围满了窃窃私语的邻居路人,警车的灯还在闪着,女婿已经不在屋里,只有婆婆在一边抹泪哄着被吵醒了大哭的孙子。

张母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被丈夫一把扶住。张母哭着一把抱住外孙,指着亲家说:“你个恶心的老太婆,都是你!还我女儿!”

2013年8月20日上午,长沙市法院判定袁博故意杀人罪名成立,依法判处其无期徒刑。

事后,与有记者采访过袁博,他告诉记者:“我们感情还可以,只是她太任性、要强。”

事后,记者了解到了更详细的细节,原来,当天晚上,妻子带孩子睡觉,因为前一天的吵架,这天妻子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晚上她带孩子睡觉,关灯的声音弄得很大,我觉得她是为前一天蒸鱼的事情还在生气。”

张丽娘家条件好,张丽本人的工资也比他高,这让他落差很大,每次只要争吵,张丽就会不停地强调孩子的衣物都是自己父母买的、牛奶是她的工资买的,婆婆做饭不好吃等等,他觉得很伤自尊,于是就想杀死她。

“我以前很宠她,可是她对我母亲不尊重,我母亲在家里,连个佣人都比不了,这我就忍不了。”

在众亲友眼中,夫妻俩的感情还不错,争吵也不算很多,问题的症结更偏向于婆媳矛盾。

张妈妈回忆,婆媳之间有矛盾,女婿比较护着妈妈。对此,袁博并不否认。

袁博说,他家条件不好,父母是农村的,妻子一直看不起他家里人。生完孩子母亲过来照顾媳妇,但婆媳俩总是摩擦不断,“她们口味不同,生活习惯也不一样,一点小事都能让我老婆不高兴。”在袁博看来,妻子性格比较强势,对婆婆有意见,婆媳间时有争执,而他总听妻子抱怨母亲的种种不是。

有调查显示:“婆媳关系”成为仅次于婚外恋的破坏夫妻感情的“杀手”,是导致家庭内战的一大诱因。

中南大学心理学博士郭平认为就这起惨案而言,在家庭关系的处理中,丈夫犯了一个大忌,他总觉得母亲是弱势的,婆媳一有分歧,他就站在母亲一边。

“在婆媳关系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背负着丈夫和儿子双重身份的人。”郭平说,丈夫要起到润滑剂的作用,对妈妈多讲儿媳的优点,对老婆多讲婆婆的好处,千万不要搬弄是非。最重要的是,丈夫必须保持中立,联合一方去对付另一方是大忌。

这个案件,看似一件很普通的由家庭矛盾引发的激情杀人案件,但由于牵扯到婆媳矛盾,与凤凰男二个热门话题,一时成为了热门话题, “蒸鱼杀妻”一词成为当年的网络热词,很多专家对此事研究探讨。

在这里,小编想发表自己的观点:

这个案件中,谁都无辜,谁又都不无辜。

妻子脾气不好,经常与婆婆争吵,这肯定是不对的,但妻子也想到了解决方式,希望找个佣人来代替婆婆做家事,这样可以缓解家庭矛盾。

婆婆看似弱者,经常被儿媳攻击,但其实很多矛盾发生,也是她希望儿子可以站在她这边来打压儿媳,而有意为之。她以弱者的形式,把儿子顶在她与儿媳之间。在儿媳提出需要请佣人来做事时,果断的拒绝,打着为儿子省钱的借口,如果生活已经一地鸡毛,省下的钱,又是为了什么呢?

丈夫杀了妻子,这肯定是不对的,他将要面对的就是无穷的铁窗生活。可是我们再细想想,在长达近一年的家庭矛盾中,丈夫多次隐忍也被逼到的心理抑郁。做出一反常态的杀妻事件,也是抑郁到极致的鱼死网破心理。丈夫最大的问题是,当发现母亲与老婆无法相处时,他的处理方式。

他并没有站在公平的位置,来缓解他们的矛盾,解决问题,而是一味理解是妻子看不起他与他一家人,与母亲站在同一阵营,打压妻子,这样反而更加激化了婆媳矛盾,甚至影响了夫妻关系。

他其实有很多方式可以解决矛盾:比如答应妻子,请个佣人,把所有可能激化婆媳矛盾的点都淡化,甚至可以在周围租个小房子,让母亲去住,白天帮他带孩子,晚上夫妻下班,回来接孩子。婆媳二人减少见面,也就减少矛盾。

这个案件中,最可怜的就是那个才一岁不到的孙子,一夜之间,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无论他之后是跟着家境贫穷的农村奶奶生活,还是跟着条件不错但工作忙碌的外婆生活,对于他而言,2013年1月5日的那个夜晚,都是他人生的伤心日期。

本故事中的人名,都是化名。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啦,如果你有想与大家分享的故事,欢迎与我留言。